• 廣告聯盟評測網
  • 選擇廣告聯盟前先在聯盟PK上看看廣告聯盟評測,謹防上當!
  • B站與芒果搞聯合時 A站的下一個目標:做攻擊手段

    [ 2016-08-23 06:05]
      2016年的A站,該打“藥丸”還是“23333333”

      2016年1月14日,AcFun(俗稱A站)宣布獲得軟銀中國6000萬美金A+輪融資,以及新的職位調整。

      原CEO孫旻出任公司總裁,新CEO莫然則代表A站首次公開露面。孫旻退居幕后,負責公司商業化拓展,莫然掌權A站整體規劃和戰略調整。

      在消息公布時,這個準“85后”年輕人,已經悄悄接盤A站事務長達2-3個月時間,據稱由其一手主導了A站本輪與軟銀中國的接洽。

      事實上,這次并非A站首次空降高管。

      前任CEO孫旻也是空降而來。他行事低調,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但他的任期卻穿越了A站最有挑戰和最為動蕩的一年,與糾纏不清的過去為舞。莫然則完全不同,他的目標是向前看。

      A站藥丸?熬不過2015也就真完了

      過去的8年時間,A站做了兩件“嫁衣”,一是“孵化”了游戲直播平臺斗魚,二是“創造”并成就了強大的競爭對手Bilibili(B站)。

      然而,過去大把時間里,它做的更多的還是在為“歷史遺留問題”買單。他們自己把這歸為“歷史欠賬”。

      A站有太多他們自己人都不想再提的歷史。

      作為中國最早的視頻彈幕網站,A站自2007年建站起便迅速吸引了國內宅男宅女們的注意。于次年,人氣暴漲。

      網站正熱時,2009年6月,A站卻因員工矛盾引發了內部派系斗爭。隨后長達一個月的機房故障和無法訪問,觸及了用戶的忍耐底線,導致老會員bishi另立門戶創立了B站的前身“Mikufans”。

      這是A站“噩夢”的開端。

      2010年3月起,A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刷屏危機,大量會員在彈幕中惡語相向,事態失控,乃至整個網站的形象大打折扣,部分會員出走。

      那時,原本僅作為“A站后花園”存在的Mikufans改版為Bilibili,因后臺穩定性與友好界面逐漸受到歡迎,A站出走的會員、UP主全部流向B站。自此,相互挖人等事件頻發,AB兩站也從相愛走向相殺,正式成為競爭對手。

      有人評價說,親手創造了競爭對手,并將霸主地位拱手讓人的悲慘遭遇并不多見。

      A站的命運的確可謂多舛。短短8年時間被轉手4次;在貼吧、知乎以及各路媒體報道中,充斥著背后各種狗血的故事;更有“首任站長xilin賣掉A站之后在長沙買房買車過上快樂生活”的傳說。

      高層動蕩不斷,內部撕逼外部兇險,所有指責言論最終也都導向一個結論:A站沒落了,還是咎由自取。

      2015年,莫然接手的A站,也是一個扎手的難題。

      “如果沒有熬過去年(2015年),A站說沒也就沒了。”這句內部人士的話充分體現了A站去年的處境。

      去年3月,A站面臨了一場前所未有的版權大風波。優酷土豆(現合一集團)實名舉報A站侵權,隨后司法機關介入逮捕3名高管,引發了團隊的集體離職。這場版權糾紛讓A站的聲譽掃地,也對公司的正常運轉產生了重大影響。

      當時有媒體披露,優酷土豆曾提出“獲取A站18%股份以及1500萬現金,外加三位高管分別額外賠償100萬元”的解決方案,這也直接導致后來的“優土入股A站”被普遍認為是“A站被迫賣身”。

      8月,優土以5000萬美金入股A站結束了這一風波。但僅在兩個月后,A站就又迎來了新一輪打擊,它被曝無證經營,域名被列入黑名單,慘遭查處。

      此前,A站在走向正軌的過程中一路磕絆。

      破損的戰艦,這一年在修船

      2016年1月底,i黑馬見到莫然。而此時的A站,被莫然認為更像是一家已經獲得“重生”的公司。

      “用戶沒變,精神和傳承的東西沒變。原來我們可能只是粉絲搭建的社區,現在我們是一家現代化的互聯網公司,互聯網公司有的東西,現在咱們都有。”莫然說。

      莫然畢業于英國帝國學院,回國后進入投行,之后又去美國創辦了物聯網傳感器制造公司。加入A站前,他在一家主做漫威線下體驗館的創業公司擔任聯合創始人。

      莫然和孫旻是“老友”。管理團隊和股東的認可,使此次職位變動較為順暢。莫然表示,工作交接過程非常簡單,不會影響公司組織架構。

      而莫然想做的事情,顯然是把這家“粉絲社區”努力扭轉船頭,向一家規范化公司進化。

      “我現在不是特別關注原來發展不規范等等那些問題了,我更關注以后該怎么走。”莫然向i黑馬表示。

      就在訪問的幾天之前,A站剛剛舉辦了遷來北京后的第一屆公司年會,取名“戰艦起航”。一位員工用手機“偷偷”做了年會的網絡直播,在斗魚上獲得了十幾萬的關注。

      網友評論說:“土。”

      莫然說,確實還存在很多不足。

      這家剛搬來北京不足一年的“網站”,如今已經從隨遷的十幾個人發展到租用望京SOHO一層半,以及隔壁融科中心兩層辦公空間的公司,莫然說,員工已經有近400人,主要人員集中于產品技術以及內容自制。

      2015年初,A站決定將公司從武漢遷至位于北京東北角的望京,是其開始向正規化邁進的重要一步。優土的投資也給A站提供了快速正規化的資本。

      莫然認為,過去產生并遺留那么多問題的A站依然能夠存活下來不可思議,“這說明它有足夠多的用戶基礎以及非常好的用戶粘性”。而A站的頑強生存能力,也是促使莫然加入的重要原因。

      在莫然加入A站之前,孫旻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于“填平溝壑”。A站在技術方面存在的問題,被認為是其最核心的歷史欠賬。一系列的網站崩潰、無法訪問、系統爆炸,備受詬病。

      這是“破碎”的粉絲運營時代遺留下來的結果。而粉絲運營的最大問題在于:粉絲做事情全憑愛好興趣,興趣來了就弄一下,興趣走了就不弄了。

      莫然向i黑馬表示,A站體驗不好的原因在于網站構建的初期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統一的底層框架,由于此前的技術人員大都不是專業技術人員,再加上數次的團隊變動,直接對網站底層搭建造成了影響。

      技術后臺的優化與重構是莫然接手A站后一直在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他還將加大原創內容方面的投入和布局。

      在原創內容方面,A站的重點在于挖掘UP主潛力與原創動漫制作。同時,UP主原創內容激勵機制也正在完善過程中,A站將為優秀原創IP提供孵化、推廣等全方位服務。

      在合作方面,優酷土豆的投資不僅幫助A站擴充了團隊規模和內容版權,也為其規范化運作提供了支持。未來雙方將在技術、內容、線下活動方面增加更多的有效聯動,也將吸引更多的合作方參與進來。

      據莫然透露,截至目前A站陣地化運作僅僅6個月的時間。在商業化進程上,A站尚處于起步階段。下一步,A站將上線游戲運營中心,做游戲聯運及定制服務。同時,今年也將有更多的線下活動計劃會陸續公布。

      “A站是一個平臺,而不是單一APP公司,年輕人喜歡什么我們就做什么。”莫然對i黑馬表示。

      下一個目標,是聯合艦隊

      提到A站,不得不說B站。兩家網站都是針對核心二次元用戶起家往泛娛樂化方向走,而且雙方都會面臨轉型。

      前不久,B站董事長陳睿在長江商學院的一次論壇上發表演講,稱“很多人說B站是二次元的社區,其實B站有三分之二的流量已經不是二次元的內容。我們認為B站是從二次元開始,但是逐步發展成為真正的兼容并包的社區。”

      更早之前,網上報道孫旻說AB站本質沒太大區別。莫然覺得這是斷章取義。他認為,雙方會在泛娛樂化大方向上走出不同的路,“好比一個人做牛肉面,一個人做蓋澆飯”。但無論如何,AB站相比,唱衰A站的聲音要更甚得多。

      “A站平均每年‘藥丸’(“要完”的諧音)365次。”這是一句極具調侃意味的話。對于熱愛A站的用戶來說,對A站的調侃或是抱怨埋怨,已經成為他們的日常。情之深恨之切,是最貼切的形容詞。

      近期,A站聯合優酷土豆公布了原創番劇《A站藥丸》的制作計劃。要將自黑進行到底。

      在最新一輪融資發布時,孫旻也曾發送內部郵件對過去的一年做了總結以振奮氣勢。

      也就是說,過去一年間的大部分時間“A站都在修船”。把原告方變成自己的投資人,從最底層的東西著手,放慢步調為過去的欠賬買單。在轉為正規化經營的互聯網公司的過程中,仍然還有很多東西需要改善。

      “A站原來是一艘破損的戰艦,先修船,修好之后我們的目標是打造聯合艦隊。”莫然說。一切的前提,是先修好殘破的本體,并秉持著開放的態度,讓更多有共同夢想和目標的人參與進來。

      至于,目前維修到什么階段了?

      “動力恢復了,接下來要做很多攻擊手段。”莫然說。

    分類: 網站運營作者: 聯盟pk

    彩票6加1怎么玩